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一九零二 > 5大婚

5大婚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李睿既然决定要出国,就必须把家安顿好,随然这是一桩带有目的的婚姻。。。第二天,天已大亮,李睿就骑着马,带着礼品上路了。

    没有篷的货式马车行驶在山间的道上,马儿悠闲地慢跑,马儿脖子上的缀着的铃铛发出轻快的节奏,悦耳动听,山道旁那阶梯式的水田里布满了绿油油的秧苗,似乎带着股淡淡的清香,云南的天气,彰显出一幅迷人的景象,瞧天是那么的蓝,空气是那般的沁人心扉,每一道山都有每一道山的景色。李睿领略这田陌堡舍,绿荫环抱的云南景色,心情格外的舒畅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前面就是彭家堡了,”走在前面的三宝用手指着前面绿树环抱的堡垒道。李睿从沉思中恢复过来,向彭家堡眺望,远远望去彭家堡占地面积不大,白色的墙壁非常醒目,城堡外已有人在此等候。。。

    此时,彭谦和夫人坐在正屋的太师椅上闲聊,夫人问“老爷,为什么还要让李家前来商量婚期”胖胖的彭谦,年龄大概在五十岁左右,两只眼睛虽然不大,却从中透着精光。彭谦刚要回答,一名下人兴奋的跑了进来

    “老爷,夫人,李家公子来了,正在外面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快,马上把李公子迎进来。”

    李睿进来见礼,接着把近段时间的情况述说一边。

    彭云山在一旁大量这李睿,看着门外的李家家丁个个背着枪很是眼热,他可等不下去了。“妹夫,你那枪能不能借我玩玩”。

    李睿看了看二老,见他们不反对“大舅哥喜欢,拿去便是,随后对三宝招了招手”

    一家人聊的很开心,大部分都是彭谦夫妇问,李睿回答,他那妙语连篇的好话哄得二老心里乐滋滋的,婚期商定就返回了(这里有没有需要守孝三年的规定,作者给忽略了,应为李家堡需要一个稳定人心的女主人,所以呵呵。。。需要小小的牺牲一下喽)

    光绪二十九年一月六日宜嫁娶

    今天是李家堡少堡主大婚的日子,

    李睿也史无前例的四更天起床,不起来没办法,福伯昨天就派了不少的女人到他小院,今天是硬把他拽下床的,然后一帮莺莺燕燕围着他,什么妆粉、胭脂、口红之类的化装品,全都往李睿脸上招呼,不一会的功夫,李睿看到看镜子中的自己来了一个大变样,从一个翩翩少年变成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妖。

    妆化好了后,李睿又是被这些人一通折腾,繁琐的喜服穿上。

    时辰一到,李睿立刻被李三宝那帮人拉了出去,坐上马随着迎亲的队伍向彭家堡赶去。

    等迎亲的队伍被迎进堡中后,李睿则要到彭兰居住的院子门口,大声的朗诵催妆诗,而李三宝等人则不停的大叫高呼:“新妇子出门!”

    而彭家堡中的少女们则挡在门口。等李睿朗诵完催妆诗后,笑嘻嘻的向李睿讨要红包,否则不让新妇出门。等李睿将这些缠人的少女打发走后,彭兰也终于在千呼万唤之中,在彭夫人等长辈女性和丫鬟们的陪伴下。盈盈的从房中走出,只是这时彭兰全身上下都被红色的幕离盖着,根本看不到新妇长什么模样。只记得来商量婚期时,见了一面还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等新妇登上车子。转向回李家堡时,整个迎亲过程还没有完,举行了一套十分复杂的仪式后,在李家堡众人的祝福声中,李睿和彭兰随着司仪的高喊,先是跪拜了天地;然后是堂上父母的遗像;最后在‘夫妻交拜’声中,终于完成了结婚的法定程序。

    新人交拜的同时,大堂外早就准备好的烟花、鞭炮齐鸣,彭兰在李睿的带领下,被送入洞房。

    彭兰倒是可以进洞房休息了,可是李睿却还得留在外面,挨个给宾客们敬酒,那些年纪大的长辈还好,李睿做为晚辈一敬酒,他们也不推辞,笑呵呵的教导两句就喝了,可是等李睿走到年轻一辈所在的大院时,立刻被李超等人给拉住,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灌了一通,这是近几个月了李睿表现随和的缘故。

    婚宴一直持续到晚上还没有结束,不过这时李睿已经让人灌的差不多了,接连吐了两次,现在连站都站不直了,李睿没想到他这个先天高手居然被这群人给灌趴下了,真是丢人丢大发了。。。

    李睿来到庭院外,运功醒酒,清醒过后的李睿想到自己现在已经结婚了,也是有家有室的人了,在前世,李睿浑浑噩噩的混了三十多年都没有成家,现在为了自己所谓的理想,居然把一个无辜的女子绑架到自己的战车上,他感觉自己变了,他为了逍遥快活,却牺牲掉他人的幸福,虽然她以前是李睿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事情的悲剧已经酿成,结婚已成事实。李睿想到的就是好好的珍惜这个自己只见过一面的妻子。眉前的愁云驱散了,李睿现在是把该想到的事情都想到了,情报工作有李军负责,主要是防止内部人员的泄密,为此,李睿还特意给李军几万张用橡胶做成的出行证,他规定,进入李家堡的人员,外出走动时必须有出行证,出行证,出行领取,到岗位那里上交。因为这批证件太有科技感了,他可不想应为意外被列强给瞄上,反正李家堡的出口只有一处,别有用心的人别想逃出去。

    夜已经很深了,天空上的星星闪闪的发光,“一个人在这里发什么呆呀,怎么,结婚了,你不高兴,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李睿和林茹烟关系相处的很好,李睿的新房还是林茹烟布置的呢!

    “没有,出来散散心,看看这夜空,这一去不知道几年才能回来,”

    “天色已晚了,茹烟姐,你也回去吧,”

    李睿回到新房,一切仪式下来,之后。。。

    李睿取来两个酒杯,倒了两杯淡酒,准备与彭兰共饮交杯酒。不过彭兰却忽然开口制止道:“夫君,请等一下!”

    李睿一愣,就见彭兰对旁边的珠儿招招手,小丫头托着个盘子走上来。上面放着一把精致的小剪刀和一个锦囊、几条彩带。只见彭兰拿起剪刀,将自己的长发剪下一缕,又羞涩的把李睿的头发也剪下一缕,在他面前轻轻的将两缕头发结成一个同心结。然后这个同心结放入锦囊之中贴身戴好。又用彩带将两杯酒联在一起,将其中一盏交给李睿,然后两人手臂相交,饮尽杯中之酒。李睿这时终于明白,原来古代的交杯酒是这么喝的,刚才彭兰做的应该就是结发了,古语有结发妻子之称,就是从此衍生出来的吧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是两更天了,大部分宾客都开始离开。洞房之中,珠儿正服侍两位新人梳洗,将脸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洗净后,李睿感觉终于解脱了。以后打死也不愿意再化成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了,彭兰也恢复那个清秀的少女模样,只是脸上一直带着一抹羞涩的粉红。

    “夫君,妾……妾身……妾身服侍您更衣!”梳洗完毕,彭兰挥退珠儿,亲自走上前来,鼓足勇气好不容易才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面色羞红,却又非要尽一个妻子责任的少女,李睿的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流,从今天开始,他李睿就不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,眼前的这个少女就是他的妻子,也是要陪伴他一生的女人,以后两人还会有儿子、女儿,到时他就是一家之主,彭兰和儿女们,都需要他这个做丈夫和父亲的人来保护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睿胸中豪气顿生,自己也是有家的人了,为了自己,也更为了妻子和未来的儿女们,他也一定要将自己的那个发展华人工业的计划实现。

    彭兰有些生疏的将李睿的外衣除去,看着对方只穿中衣坐在床边,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,彭兰是羞涩万分,轻轻的除去自己外面的衣裙,只穿着内里的小衣,立刻钻进了被子里,然后用被子紧紧蒙着头,不敢看李睿,她在出嫁之前,阿母对她讲过什么叫周公之礼,因此彭兰知道李睿接下来要做什么,心中是又羞又怕。

    眼睛虽然看不见,不过彭兰的耳朵却还是能听到李睿的一举一动,她感觉到李睿也上了床,然后在自己身边轻轻躺下,服侍的珠儿将房中的灯熄灭几盏,使得屋子中的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,红色的纱帐之下,一种难以言语的暧昧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就在彭兰紧张的心脏‘呯呯’乱跳之时,忽然李睿伸出手,抓住她露出外面的小手,然后让她的身子往自己怀里靠了靠。而彭兰吓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想起母亲给自己讲的那些羞死人的事,她心中更是紧张。

    但让彭兰没想到的是,李睿将自己抱在怀里后,接下来竟然一动不动,过了好一会儿,她听见李睿呼吸变得悠长沉稳,还带着一丝鼾声,竟然就这么睡着了。

    发现这种情况,彭兰以为是李睿今天太累了,所以才躺下就睡着了,这让她倒是松了口气,有一种暂时逃过一劫的庆幸,不过在这种庆幸之中,她心中又不免有一丝难言的失落,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。

    感觉怀中少女的心跳慢慢多剧烈变为平稳,微微颤抖的身躯也慢慢平静下来,呼吸也开始转为悠长。正在装睡的李睿苦笑着睁开眼睛,看了看彭兰近在咫尺的脸庞,清秀纯真的面孔上带着一丝甜笑,似乎在梦中还在为今天的大婚高兴。

    对方是自己的妻子,可也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孩,估计出嫁之前可能被女性长辈恶补了一些常识,可实际上连男女情、欲都还没搞清楚,刚才自己把她抱在怀里,对方胸前的两个小鸽子刚好顶在自己胸口,久未沾过女色的李睿立刻有了反应,正好顶在对方的大腿上,可是彭兰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,甚至刚才在快睡着时,可能觉得大腿被顶的不舒服,无意识的用手推了推,差点让他擦枪走火。

    李愔不是禽兽,虽然心中很想,但却实在不忍心下手,而切还无法下手,因为他自己还未成年呢!一方面怕对彭兰造成什么伤害,另外现在也没什么避孕的措施,万一怀孕的话,以对方十三岁的年龄,极有可能会有什么危险,要知道现在的婴儿存活率一向很低,除了医疗条件落后外,另外这个早婚早孕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。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早早结婚,身体根本没有发育成熟就怀上孕,当然会造成这样那样的问题,甚至就算孩子出生后,大部分也会先天不足,导致体弱多病,再加上古代大部分人家生活困苦,对孩子的身体健康也不是很注意,营养也跟不上去,因此很容易就会造成孩子夭折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